誰在說謊?A股1.86億“合同詐騙案”持續發酵,供應商發聲否認!
              0
              收藏
              手機閱讀
              手機版

              掃碼手機端閱讀

              歡迎關注
              經濟網小程序

              分享
              新浪微博
              微信

              微信掃碼分享

              頂部

              飛凱材料(300398)遭“合同詐騙”事件持續發酵!

              3月19日晚間,飛凱材料公告稱遭遇合同詐騙,涉及應收款余額達1.86億元。

              按照飛凱材料公告披露的信息,飛凱材料的下游客戶棗莊睿諾電子和棗莊睿諾光電,是由上游供應商江蘇鑫邁迪電子有限公司(簡稱“鑫邁迪”)指定。不過鑫邁迪負責人在接受證券時報記者采訪時,明確否認了飛凱材料的相關說法,“當時他們來找我的時候,整個運作模式都制定好了,哪里是我指定的?”

              在這起事件中,涉事方棗莊睿諾電子科技有限公司(簡稱“棗莊睿諾電子”),是上市公司清越科技(688496)的參股企業。3月20日晚間,清越科技發布澄清公告稱,本次參股公司糾紛內容所涉及之上下游客戶及供應商與清越科技均無任何業務往來,“公司并未參與本事項的決策及實施過程?!?/p>

              值得關注的是,深交所在3月20日下發關注函,要求飛凱材料說明相關交易是否具有商業實質。

              飛凱材料自曝遭“合同詐騙”

              對于這樁“合同詐騙”案的前因后果,飛凱材料方面給出這樣的說法:

              2021年6月起,飛凱材料及下屬子公司與鑫邁迪,以及鑫邁迪指定的采購商棗莊睿諾電子和棗莊睿諾光電開展貿易合作,并分別簽署相關合同。主要業務流程為:飛凱材料或下屬子公司向鑫邁迪采購產品并銷售給棗莊睿諾電子和棗莊睿諾光電,棗莊睿諾電子和棗莊睿諾光電按簽署的合同條款向飛凱材料或下屬子公司支付貨款。

              三方交易自2021年6月起啟動,直至2023年12月末為止。

              2023年12月末,飛凱材料全資子公司安徽晶凱電子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晶凱電子”)發現棗莊睿諾電子和棗莊睿諾光電累計應付晶凱電子賬款約2.02億元人民幣,增幅與前期相比較大,資金占用嚴重,出于謹慎的角度,晶凱電子終止了該業務并催促對方及時還款。

              之后,對方出現付款逾期情況,通過多方調查,晶凱電子陸續發現上述業務存在諸多異常情況,開始意識到可能存在合同詐騙,并于2024年3月向安慶市公安局報案。2024年3月15日,晶凱電子收到安慶市公安局宜秀分局出具的《立案決定書》:決定對晶凱電子被合同詐騙案立案偵查。

              飛凱材料表示,該案件涉及的其他應收款余額1.86億元,預計將對公司本期利潤或期后利潤產生重大不利影響。目前公司及晶凱電子正在全力配合公安機關開展相關工作,爭取最大限度減少損失。

              (此前報道:《1.86億元!這家公司自曝遭合同詐騙》)

              從財務指標來看,三方交易啟動的2021年,飛凱材料的業績表現踏上了新臺階。2021年,飛凱材料營業收入規模同比大幅增長41%,達到26.27億元;在2022年,飛凱材料營收規模進一步攀升到29.07億元,同比增長近11%。

              鑫邁迪發聲:睿諾電子并非其指定

              按照飛凱材料披露的信息,本次“合同詐騙”案涉及三方交易,飛凱材料在其中扮演“中間商”的角色,且下游客戶棗莊睿諾電子和棗莊睿諾光電,是由上游供應商鑫邁迪指定。飛凱材料所述是否屬實?鑫邁迪負責人在3月20日晚間接受證券時報記者采訪時予以否認,“當時他們來找我的時候,整個運作模式都制定好了,哪里是我指定的?”

              鑫邁迪負責人是馬來西亞人,他所經營的鑫邁迪主營業務為柔性電路板的生產,但并不生產涉事產品中控主板。

              根據上述負責人的說法,當時是飛凱材料與一個加工廠的老板找到他,“那個加工廠屬于外貿型企業,他們跟我說要經過我這邊,也就是飛凱材料先下單給我,我再下單給加工廠,剩下的事情由加工廠自己安排出貨,我是不參與的?!?/p>

              該負責人向記者表示,飛凱材料向鑫邁迪采購的中控主板,共有兩個型號。以其中一款中控主板為例,飛凱材料按照615元/片的價格付款給鑫邁迪,鑫邁迪再以612元/片的價格付款給加工廠,“也就是鑫邁迪每片賺3元塊錢的差價?!?/p>

              “這件事談完之后,他們就設了一個微信群,我們所有業務都在群里面完成,飛凱材料下訂單也是在群里發消息?!宾芜~迪負責人向證券時報記者表示,“飛凱材料每個月向我們下一次訂單,最開始金額是300多萬元,后面逐步增加,2022年每個月訂單金額在1000萬元到2000萬元不等,2023年每個月訂單金額最高達到5000多萬元?!?/p>

              鑫邁迪負責人稱,從2021年6月到2023年12月末,交易總金額為6億余元,其中2022年飛凱材料采購金額達到2億多元,2023年達到4億多元,“我們做了兩年多,涉及產品100多萬片,鑫邁迪掙了300多萬元?!?/p>

              “實際上,加工跟出貨都不經過我們這邊,他們當時談好的,說只是訂單在我們這里經手,訂單完成之后就他們自己操作?!宾芜~迪負責人稱,最初他還讓對方拍過出貨的照片,產品他也看過,確實有生產,“后面我就沒有去跟了,他們實際生產的數量我不知道?!?/p>

              如果鑫邁迪負責人所述屬實,那么飛凱材料公告中所述的“三方交易”實際上就變成了“四方交易”。

              棗莊睿諾電子和棗莊睿諾光電向飛凱材料下單采購產品,然后是飛凱材料向鑫邁迪采購產品,接下來通過鑫邁迪向加工廠下單,再由加工廠向棗莊睿諾電子和棗莊睿諾光電供貨。

              鑫邁迪負責人并未透露涉事加工廠的具體信息,只是強調與該加工廠老板相識十多年,“在這件事上,我只是幫忙的性質?!?/p>

              清越科技稱不參與涉事企業日常管理

              飛凱材料自曝遭合同詐騙,另外一家上市公司被也被“牽連”。

              在前述三方交易中,下游的睿諾電子系清越科技的聯營企業。公開信息顯示,清越科技持有睿諾電子33.33%的股權。清越科技此前披露的信息顯示,睿諾電子系在2020年8月由棗莊維信諾電子科技有限公司更名而來。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包括清越科技董事長高裕弟在內的多名高管均有在該公司履職的經歷。2022年度,清越科技向睿諾電子采購商品963.22萬元。

              清越科技是否牽涉其中,也成為市場關注的熱點話題。

              3月20日晚間,清越科技發布關于參股公司重大輿情的澄清公告,稱關注到公司的參股公司睿諾電子和其全資子睿諾光電涉及到與飛凱材料及下屬子公司晶凱電子與鑫邁迪的一起可能存在的合同詐騙案件。

              “根據公司目前了解的情況,本次參股公司糾紛內容所涉及之上下游客戶及供應商與我司均無任何業務往來,”清越科技在公告中稱,公司作為棗莊睿諾電子參股方委派了一名董事,棗莊睿諾電子日常經營管理均由其總經理實際負責,“本次相關事項的制定與決策等均未提交棗莊睿諾電子董事會進行審議,公司并未參與本事項的決策及實施過程?!?/p>

              清越科技在公告中表示,公司目前持有棗莊睿諾電子33.3333%股權,與億都(國際控股)有限公司(0259.HK)實際控制的億達企業有限公司并列為第一大股東,雙方均不構成實際控制,股東冠宏國際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為尹惠德,尹惠德與睿諾電子其他股東無關聯關系。根據睿諾電子章程約定,“公司委派高裕弟在睿諾電子出任董事職務,不參與其日常經營管理,睿諾電子的實際日常經營管理由其總經理洪耀負責實施?!?/p>

              清越科技是一家集研發、生產、銷售于一體的中小顯示面板制造商,主要從事PMOLED、電子紙模組與硅基OLED業務。鉬鋁鉬基板是公司PMOLED業務生產環節的原材料之一,目前公司不具備鉬鋁鉬基板的加工能力,生產環節所需鉬鋁鉬基板均來自外購。

              “公司出于加強在鉬鋁鉬基板等原材料的供應穩定等考慮,對睿諾電子進行參股投資,并于2017年起陸續與其進行日常關聯交易,采購鉬鋁鉬基板以及其它零星業務合作?!鼻逶娇萍挤Q,自雙方合作以來,睿諾電子提供的鉬鋁鉬基板價格和配套服務較同行業其他公司具備優勢。

              自2020年起,清越科技向睿諾電子采購鉬鋁鉬基板的金額逐年下降。同時公司鉬鋁鉬基板的采購金額占公司整體物料采購金額的比重較低,2019-2023年,公司向睿諾電子采購鉬鋁鉬基板的金額占整體物料采購金額的比例約為5.19%、4.28%、1.81%、1.20%、0.78%。

              截至2024年2月29日,公司對睿諾電子長期股權賬面價值為1696.16萬元,應收賬款15.14萬元,預收賬款0.22萬元,應付賬款24.54萬元,金額較小。

              清越科技稱,針對媒體所報道的關于睿諾電子及睿諾光電與飛凱材料等企業有關的債務糾紛及立案情況,公司正在了解過程中,“根據公司目前了解的情況,本次糾紛內容所涉及之上下游客戶及供應商與我司均無任何業務往來?!鼻逶娇萍紡娬{,公司目前日常經營情況正常,產品研發、生產及銷售正常推進,內部生產經營秩序正常,“本次參股公司涉及事項不會對公司經營構成重大不利影響?!?/p>

              對于上述事項,記者致電睿諾電子總經理洪耀,但電話始終無人接聽。

              深交所發函追問相關交易是否具有商業實質

              3月20日晚間,飛凱材料披露收到深交所關注函。

              深交所在關注函中要求飛凱材料補充說明公司與鑫邁迪、睿諾電子和睿諾光電等實體簽訂若干購銷合同的業務背景、原因,相關交易是否具有商業實質,結合該等交易的預期收益和風險敞口說明其是否具備商業合理性,相關交易是否存在變相財務資助或非經營性占用公司資金的情形。

              另外,關注函要求飛凱材料詳細說明公司被合同詐騙的具體情況,包括但不限于業務種類、涉及產品、涉嫌違法犯罪行為具體內容、公司發現時間、涉及資金金額、資金最終流向、案件進展、對公司近三年主要財務指標及會計科目的影響等。

              在此基礎上,關注函要求飛凱材料結合本次合同詐騙事件情況及資金支付的審批流程等,說明內部控制程序未能有效阻止公司在本案所涉貿易業務中出現大額風險敞口的原因,并進一步自查合同簽訂及資金支付審批過程中內部控制制度的執行情況,公司內部控制是否存在嚴重缺陷,公司簽訂的其他合同是否存在應披露未披露的風險事項,對公司可能的影響及擬采取的應對措施。

              請結合本次合同詐騙事項,說明公司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在合同簽訂和資金支付等重要業務流程中的責任履行情況,是否存在該等人員未能勤勉盡責的情形。

              證券時報記者注意到,3月6日,飛凱材料突然宣布兩項人事變動,公司董事、副董事長兼總經理蘇斌,董事會秘書、副總經理曹松,均以個人原因辭職,兩人的原定任期均應至2026年4月19日。簡歷顯示,蘇斌早在2010年3月起即在飛凱材料任職,2019年起出任總經理,曹松在2007年4月即在公司任職。鑫邁迪負責人向記者表示,自己并不認識上述兩人。

              關于飛凱材料遭遇“合同詐騙”事件,仍有諸多未解之謎,記者也將繼續跟蹤報道。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
              • 中央新聞網站
              • 互聯網新聞信息稿源單位
              《中國經濟周刊》雜志社有限公司
              • 經濟網熱線:010-65363451 65363495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65363150
              • 經濟網郵箱:jjw@ceweekly.cn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郵箱:jjw@ceweekly.cn
              水蜜桃国产成人精品网站_水蜜桃精品导航网_久久水蜜桃视频_成人水蜜桃毛片